沙漠化的青藏高原

沙漠化的青藏高原
04 Jul 2015

人类沉迷神话与传说,凡事都相信美好的事物背后,都有美丽的故事。然而,那些美丽的传说,其实是古人睿智,将美好事物形象化,赋予它流传长久的故事,以抑制人类与生俱来的贪婪。

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,氧气稀薄,一呼一吸都要保持谦卑。

 

西藏,就是这么一个被神话护佑的神秘境地,被世世代代的藏传佛教徒,轮流虔诚地守护著。我们丈量的每一寸土地,都被赋予美丽的传说,美丽的大山大水,背后都有其动人的故事,为后人津津乐道,更心生怜惜,不愿去破坏那原有的美好。

sengkit-tibet-003 
sengkit-tibet-004

清澈纯净的湖水,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峰,多少个世纪过去,依然保留它最初的原貌,实属不易。而事实上,在虔诚的信徒的心中,他们对于大自然的敬重,纯粹发自内心,他们对自己的生活环境,爱护有加,不愿自己的家园遭遇外来人为的破坏。先人的智慧,让这片净土完整地保留下来,赋予它们神圣的意义,让虔诚的信徒,对大自然敬而远之,不敢侵犯。

sengkit-tibet-005 
sengkit-tibet-006 

然而,这片净土终究迎来了虎视眈眈的外来移民,一部传世的《消失的地平线》,竟引发数代人对传说中「香格里拉」的无限向往,前仆后继而来。人们争相地攀爬世界最高的喜马拉雅山脉,在顶峰插上自家的旗帜,宣示征服之心,将自我优越感无限的放大。淳朴的高原民族,轻易地被外来的文化深深影响,生活在这片净土的原住民,心态上起了质的变化,而这片土地,也无可避免地改变其原貌。

 

青藏高原拥有得天独厚的天然资源,地底下蕴藏的矿物质,更是价值连城的天然宝藏。人类贪婪地开发这片土地,加之全球暖化效应,这片原已寸草难生的大地,更难容下一颗种子。

sengkit-tibet-007

前阵子,我们一众人从拉萨出发,沿着雅鲁藏布江往山南地区前进。雅鲁藏布江,为西藏第一大江,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河之一,法源于西藏西南部喜马拉雅山北麓的冰川,横贯西藏南部,向西更链接尼泊尔的圣河—巴格马蒂河,被当地人视为文化的摇篮与母亲河。然而,一路上绵密的沙丘,与想像中的浩瀚大江,相去甚远。江水在夏天来临的时候,河床渐浅,了无生机,形成一道独特的江河景色。

向导普布试着解释江水日渐干枯的缘由,理据却显得薄弱。显而易见,眼前的荒凉,是这片土地给人类发出的警告。人类一意孤行地将江水改变航道,大兴土木兴建水坝,影响了生态循环,更间接因此引发了数次的人为灾害,这些历史都有迹可循。原本沿岸而居的人类旧文明,也因为过度发展的洪流,淡出历史的轨迹,快速消失在荒漠之中。

过度的土地开发,加剧这片大地的沙漠化。人类纵使后知后觉,也没有积极挽回江河沿岸的生机。看似积极栽种树木的速度,却远远不及大地加速地沙化。人类依然贪婪,这边竖立充满讽刺矛盾的环保警示牌,另一边厢却无止尽地开发,这片土地的命运,终究抵不过人祸。「发展是必然的」,成为人类最可恶的借口。游客匆匆来去,只会对这道独特人为景色,无知地雀跃。

 

神秘的西藏,古往今来,一直都是历史上各家权势争相征服之地,多少世纪以来经历无数次的风云变色,如今依然纷扰不断。成为赢家的那一方,施予过度敏感的维稳政策,反而增添藏汉两族人原本矛盾的相处关系。青藏铁路一声轰隆地从大陆开往拉萨,藏族口中的「内地」,汉族向往的「最靠近天堂的地方」,从此不再有距离感。有意为之的分而治之政策,吸引了一大批来自大陆的追梦者,来到青藏高原开荒,如今拉萨市区,乃至整个西藏,到处都是来自川滇的餐馆与小吃店,充斥著浓浓的汉族色彩,突兀非常;而本土的藏族特色,被冠以内地权力中心地方名字的道路层层包围,稍不留意,就轻易被那些艷红色招牌的浪潮淹没。

然而,看似一片欣欣向荣的红色浪潮,却原来是另一道被沙漠化的景色。一列排开的小吃店,有多少家是门庭若市,又有多少是门可罗雀,显而易见。过度地发展,并没有让那些离乡背井的人来到这片净土实现他们的淘金梦,数十年匆匆过去,当初的美梦变成了残酷的事实,青春早已被挥霍殆尽,回头之路,仿佛越来越遥不可及。

 

年轻一辈的藏族人,如今已能口操流利的普通话,对于自己的母语教育,却仅限於学校里的一堂语言课,更別说深入了解自家的藏族文化。年轻一辈,从小就接受汉语教育,有者更被送到内地继续深造,言行举止,早已被同化,对于自身文化,反而渐行渐远。

sengkit-tibet-008

据向导普布说,每年都有一群热爱西藏文化的外国人,前来拉萨进修,进行为期一年至数载的藏语学习,以便更深入地了解西藏文化。听到这里,不禁让人感叹,文化的推广,竟然沦落到外人来承担,叫人唏嘘。然而此举毕竟杯水车薪,文化的传承,本应由年轻一辈的藏族人接班,如果连他们都不愿承担这份责任,西藏传统文化,只会如荒漠一样被加速沙漠化,最后埋葬於沙土之中。

sengkit-tibet-009

沿着雅鲁藏布江前进下一个目的地,看着车窗外的江边景色,听着车子里声声的讚叹,我有感而发地写下这段文字。沙漠化的西藏第一大江,绝美的背后是一连串令人担忧的隐患,人祸的累积,还有文化的断层与绝迹,看见沿途无尽的沙土荒漠,还有人类为了掩饰过失而草草栽种的树木,我找不到理由去赞美眼前所见。我并不愿意悲观看待此事,然而类似现象,却已然悄悄发生在我们生活周遭,如果不努力维护得来不易的净土,我们最终都会成为荒漠里生活的一份子。

分享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